大学生云报

创作空间

落花溅起回忆的波纹

作者 孙汝龙
2024-06-04 10:37 阅读 4.5万+ 字号+
海报
长按海报保存到相册或转发给朋友

其他的细节早已忘记,只记得那天,天气晴朗、日落西山。金色的余晖轻抚着白河的水,而刘冉和伙伴们浸在水里,他们正拼命地想要够到那朵沉入河底的泡桐花……

三教以北有一长亭卧于人工湖以东,考究的木制结构呈半月状环抱着蕴育精巧鱼鳞波纹的湖水。近岸长有芦苇,往往一股恰到好处的微风,便会激起层层绿波,风带着水汽与花草香,沁人心脾。春秋之际,这一带往往就成了精力充沛的学生下课聚会、玩乐、读书的好去处。而彼时的刘冉却避而远之,每当一天的课程结束便跨上书包,大跨步的离开教室、其间也不免左顾右盼,向前眺望以避免与熟人打个撞面。他这样一人来来往往也已很久,穿梭在人群里,也会和身旁的过路人似的时而抬头仰望金黄的落霞,时而也低头煞有介事地划动着手机,也呼吸,亦心跳,却始终好似幽魂,无所归宿。在人群的熙熙攘攘里死气沉沉地走着,却又会在只身一人的小径、被褥、幻想里无意义地燃烧着确实砰砰跳动的心。作为一位杰出的“幻想家”,他的人生记忆混杂着过量的如果和少许的现实。刘冉会化作收藏家把每一个精彩的瞬间印在心里细细品味,同时其又不失为一位杰出的裁缝,把失败透顶的回忆与香甜的幻想置在一起,缝缝补补。也许他会一直以这般姿态,在未来每一个精心架构的过去里自娱自乐。可惜,人生却似一首唱不尽的歌谣,在每一处起承转合的旋律里,奏响了新的乐章……

春末夏初的一晚,明月抽出几缕银丝,在地板上编织出一片皎洁的光。又是一场失眠的夜,刘冉感到身体深陷在被褥里,天气很热脸颊上留着一条条的汗印,这种感觉真难受,似乎自己的皮肤正和泛黄的蓝白条纹床单粘合在一起。”我近乎要融化成了一滩清水,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流到地板上还可以给窗外的月亮当个镜子。”他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或许我应该再去翻翻那本书,里面的笔记那么枯燥,读着读着就会睡着的。”人造革包裹的书面上是两行常见的英文烫金,绿色的书脊上下各粘合着一张一指宽的金色贴条,虽然是一本在家里陈放多年的书,但放在今日依旧称得上是设计精美。尤其是印在封面与书脊上的一形如紫藤的印花更是点睛之笔,让人爱不释手。

这本笔记本在上周连同着入夏的衣服从家中寄来。”我在你衣柜最底下翻出来的,一天天的什么东西都乱放”“哎,你在大学还能收拾好东西吗”“记得天热了,也别去游泳,别离水太近……”除了这些还寄回了一些唠叨。

“我想想,偶合反应整理在那里来着?”刘冉向来喜欢这种能让他乐在其中回忆,正像是在成堆成堆的档案中抽出自己想要的文件,有种由衷的自豪感。书页在翻动,为了不吵醒熟睡的舍友,他用手指捏着纸张缓缓的移动。手指触摸着纸张,指纹、汗流与皮肤感受着每一张纸的分量,直到这场圣神的接触在翻到下一页时,戛然而止。两张纸被黏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这次一页页的翻找或许不会被注意。两页纸面是用胶水粘住的,但败于岁月的逝去,现在只要稍稍搓动捏住的两指,便打开了这一扇被守卫多年的大门。

揭开如同那扇贝般相合的两页纸,忽地就如同下落的鹅毛,丝滑地脱离书面飘然在树影浮动的窗前,那是一叶娇小的花瓣,在月光下投射着浅紫泛着岁月的枯黄。花儿缓缓落下,却似落石,在刘冉的思绪里泛起层层涟漪。他忘了,他记得了。”那不是紫藤”“那是一株泡桐花。”

拉开了阳台的门,忽而涌来的晚风吹干了脸颊上汗流,思绪随着蒸腾的热气溶入夜空,借着明月点亮了十年前的夕阳……

儿时的刘冉并非这般孤僻,令人意外的他在老师的眼里是“相当滴作”。他也热爱着自然,喜欢感受风拂过娇嫩的脸蛋儿,常衔一枝随手折下的细柳,蝉鸣鸟虫声伴于耳畔,鼻梁下萦绕着的是草木泥土的清香。他有着不少的玩伴,相伴玩乐的时间总是嫌弃不够。但要说其中最形影不离的,莫过于邻家对门的小女生允文。每天放学刘冉总守在离允文一米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这个好朋友收拾完书包,把自己那些印着漂亮印花的笔记本一一排好塞进书包里。其后不用说一句话,只是晃动一下小眼睛,扣扣自己攥着竹蜻蜓的小手,两位玩伴便能心领神会的在他们新发现的秘密基地会合。那一片紧贴近白河河岸的荒地最早是镇上一户鱼商承包的鱼塘,老鱼商会做买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隔壁县城,隔壁的隔壁县城的许多大鱼商都会来求经问道。可惜造化弄人,一次出海谈生意,鱼商染上了疟疾,病逝他乡。之后鱼商的儿子从外地回了家,百亩的鱼塘却似不认了人,产的鱼越来越少,死的鱼越来越多,曾经如流水般涌入的家产如今却又似流水般逝去。再之后,小鱼商跳进了白河里,他对母亲说,“要用自己的血与肉来安抚这条供养了他们一家的神灵。”后来的后来,白河平静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镇上的人也都说是那小鱼商化成了水鬼,还了他家欠白河的债。

刘冉必然也在奶奶的怀里听过白河有水鬼的传说,但他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他们不让自己去河里游泳的幌子,不过他还是听话的,没有在秘密基地那和允文他们下过水。直到那次,他或许会后悔一辈子为什么要选择在那里玩他们最喜欢的捉迷藏游戏……

“一、二、三……”

“刘冉、刘冉!”

“嘘,安静”刘冉把手指比在嘴前让身旁的允文安静,脸却始终注视着此时正在一株大泡桐树下倒数的同桌。他们原来玩捉迷藏的公园今天施工,所以刘冉提议来这里玩到父母喊他们回家吃饭。

“这个,送你,生日快乐。”允文从身后的小书包里掏出一本绿色书脊的笔记本,红着脸,小脑袋低低的压了下去。

刘冉有些惊喜,但还是装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悄悄地收下了。”你喜欢紫藤花吗?”他看着封面上的印花悄悄地问着,担心暴露他们俩躲藏的位置。

“这是泡桐花!”允文红着脸,伸出手指揪了揪刘冉的耳朵。”它很好看的,而且还有花语呢”

“它的花语是……”

“好啦,一会再说它的什么语吧,他快要数完了,咱俩挤在这里太容易被发现了”刘冉打断了允文,并示意两人分开行动。允文虽然有些生气,但想到那本笔记已经送出了,至少可以等回家的路上再告诉刘冉花语是什么。

此刻的刘冉站在阳台上吹着夏晚的风,他不敢再回忆之后发生的一切了,虽然此时那以往的回忆早就填满了他的心头,像是被置于洗衣机里,来回的搅动着那最不能触碰的悲痛。自那以后,允文的父母离开了小镇,刘冉不再前往水边,父母也警告自己不准下河游泳。他从那一刻品尝到了回忆悲伤的枯涩,开始编织回忆,开始企图蒙混一生。

“泡桐花的花语,永恒的守候。”望着手中这片干扁的泡桐花,他的目光望向三教北边的人工湖,此刻的月光照湖面上,浮动着片片碎银。一阵风从脸颊拂过,刘冉主动向明月与过往伸出了手,风和回忆带走了这尘封在遗忘回忆里的泡桐花。

580
本文为作者原创且已声明版权,未取得作者本人许可,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传播,如需转载请与作者本人取得联系: 大学生云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存储服务,如果您发现内容有不妥之处请使用页尾投诉功能或直接与我们联系。
快 捷
朗读 字号 打印

扫一扫 悦读分享

参与评论